雨仁研究丨申升:最高院《矿业权纠纷司法解释》十大亮点之(七)

大红鹰娱乐手机版

2018-02-06 23:50:30

申升律师按:2017年7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正式发布《关于审理矿业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解释共23个条文,主要包括矿业权纠纷案件中涉及的矿业权出让合同的效力及解除,矿业权转让合同的效力、强制履行、合同解除及违约责任承担,矿业权抵押的设立、实现,特别区域内矿业权合同效力的司法审查,以及涉矿环境公益诉讼、司法建议及环境司法与行政执法的协调等方面的内容。

解释的出台,有效解决了现行涉及矿业权的法律、法规多着眼于行政监管需要,不能完全适应矿业权流转日益市场化的发展趋势,和全国各级法院对相关法律、法规的理解差异较大,裁判标准不一的现实问题;适应了矿业权市场发展的需求,促进了生态文明建设,统一了裁判规则。

为便于大家更好地理解和适用该司法解释,笔者结合十多年来对矿业法律的研究和实践经验,就该司法解释所呈现的“十大亮点”按照条文顺序作一解读!

亮点七:抵押合同依法成立即生效,抵押权登记时设立,备案手续视为登记

【矿业权适用于不动产法律法规调整】

所谓矿业权抵押,是指矿业权人依照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作为债务人以其所拥有的矿业权在不转移占有的前提下,向债权人提供担保的行为。国土资源部《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暂行规定》第6条第3款规定:“矿业权人可以依照本规定出租、抵押矿业权。”矿业权作为一类财产权,其融资功能日益得到肯定,矿业权人以矿业权为自己或者他人债务提供抵押的实践也逐渐丰富。

根据《物权法》第180条、第184条的规定,作为法律、行政法规未禁止抵押的财产,矿业权上设定抵押并无法律障碍。国土资源部《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暂行规定》第3条规定,矿业权适用不动产法律法规的调整原则;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税暂行条例实施细则》、《关于固定资产进项税额抵扣问题的通知》等规范性文件中将矿产资源确定为不动产中的“其他土地附着物”。参照上述规定,矿产资源可定性为不动产,矿业权适用不动产法律法规予以调整,可依法设定矿业权抵押。

【矿业权抵押合同自依法成立之日起生效】

矿产资源属于不动产范畴,矿业权适用不动产法律法规的调整原则,基于《物权法》第15条关于债权合同与不动产物权变动相区分的规定,矿业权抵押合同应自成立时生效。《解释》第十四条规定:“矿业权人为担保自己或者他人债务的履行,将矿业权抵押给债权人的,抵押合同自依法成立之日起生效,但法律、行政法规规定不得抵押的除外。当事人仅以未经主管部门批准或者登记、备案为由请求确认抵押合同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就矿业权抵押合同的效力而言,虽然国土资源部《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暂行规定》第57条规定抵押合同签订后要报请国土资源主管部门备案,但并未明确非经备案不生效力;根据《物权法》第15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9条的规定,矿业权抵押合同应自依法成立之日起生效,未办理登记备案不影响其效力。

【抵押权登记时设立,主管部门的备案手续视为登记】

国土资源部于1999年发布实施的《探矿权采矿权评估管理暂行办法》第5条第2款规定,以探矿权、采矿权设定抵押的,应经登记管理机关审查登记。而同样是国土资源部于2000年发布的《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暂行规定》第57条则规定,矿业权设定抵押时,矿业权人应持抵押合同和矿业权许可证到原发证机关办理备案手续。2011年1月20日国土资源部《关于进一步完善采矿权登记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第28条规定,采矿权人申请抵押备案的,应向登记管理机关提交以下资料:……。到原登记管理机关办理备案手续,符合规定的,登记管理机关向抵押双方出具备案证明。因此,在实务中不免存在我国矿业权抵押采取的是登记制还是备案制的争议。根据新法优于旧法的原理,矿业权抵押应当实行备案制。但是,备案制却与我国《物权法》规定的不动产物权登记制度相违背。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59条的规定:当事人办理抵押物登记手续时,因登记部门的原因致使其无法办理抵押物登记,抵押人向债权人交付权利凭证的,可以认定债权人对该财产有优先受偿权。“采矿权抵押备案”与前条所说的“抵押物登记”是否相同?从实践操作来看,采矿权抵押备案实质上是一个审批程序,办理采矿权抵押备案不仅要提交申请表,还要经过相关部门的审批方能办理;而我国《担保法》中所规定的抵押登记并不是一个审批程序,而只是一个告知程序。

基于目前现状,且由于现行法律、行政法规并未明确规定矿业权抵押的登记机构,国务院《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亦未将矿业权抵押权列入不动产统一登记范围。最高院认为,实践中,国土资源主管部门根据相关规定为抵押当事人办理的抵押备案,就其所具备的权利公示、公信效果而言,与不动产登记并无实质区别。为顺利解决矿业权抵押争议、维护交易安全和秩序,可将国土资源主管部门办理的抵押备案视为登记,作为矿业权抵押权法定登记机构确定前的过渡措施

【法院有权拍卖、变卖矿业权或者裁定以矿业权抵债】

关于抵押权的实现问题,解释规定,人民法院可以拍卖、变卖矿业权或者裁定以矿业权抵债,但人民法院在作出上述处理前应就矿业权竞买人、受让人是否具备相应的资质条件进行审查,实现了司法与行政的有效衔接。《解释》第十六条对此作了规定。这些规定解决了实践中的迫切需求,对矿业权人开展融资活动、保护矿业权人合法权益、有效处理相关法律纠纷具有重要作用。

对于矿业权因抵押人被兼并重组、矿床被压覆等原因灭失的,解释规定,应承认矿业权抵押权的物上代位性,抵押权人可就抵押人因此获得的保险金、赔偿金或者补偿金优先受偿。《解释》第十七条对此内容作了规定。

附:司法解释相关条文

第十四条 矿业权人为担保自己或者他人债务的履行,将矿业权抵押给债权人的,抵押合同自依法成立之日起生效,但法律、行政法规规定不得抵押的除外。

当事人仅以未经主管部门批准或者登记、备案为由请求确认抵押合同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第十五条 当事人请求确认矿业权之抵押权自依法登记时设立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颁发矿产资源勘查许可证或者采矿许可证的国土资源主管部门根据相关规定办理的矿业权抵押备案手续,视为前款规定的登记。

第十六条 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抵押权的情形,抵押权人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一百九十七条规定申请实现抵押权的,人民法院可以拍卖、变卖矿业权或者裁定以矿业权抵债,但矿业权竞买人、受让人应具备相应的资质条件。

第十七条 矿业权抵押期间因抵押人被兼并重组或者矿床被压覆等原因导致矿业权全部或者部分灭失,抵押权人请求就抵押人因此获得的保险金、赔偿金或者补偿金等款项优先受偿或者将该款项予以提存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完)